Blog

再論詠春拳小諗頭——第一節

Posted by:

         再談論“小諗頭”,就從她的起式開始談起。

         雙手向前一伸雙手掌一反,左掌右拳,在嶺南拳術里,意為“反清復明”,掌為月拳為日。作明。這是嶺南外的中華大地的人所不了解的嶺南拳術所包含之意。

         詠春拳到了太平天國時,取消了這動作(其他嶺南拳術也一樣) 改用雙手叉向地后而反手向胸,代表“腳踏中原大地,心于中原面對韃虜” 的手勢,所以,這些動作被誤解不懂裝懂地忽悠成什么擋手擋腳之類,害人不淺。

         小諗頭開拳,身直立而站,雙手握拳向后一抽,成預備式,這里不是隨便擺放雙手,而是立“睜”,打擊方式,它是攻擊動作。所以,非常小心,一般出現差錯,功效全失,每次我教學生,都加意提及注意,多次示茫解釋正與錯之間的巨大差別。

         小諗頭從“立正”開始,就已經是小諗頭的一部份,已經馬虎不得。因為這個“立”與“正”正是身體平衡的一個基本。從“立”到“正”身體并且是雙手握拳抽起手臂置于腋下,為什么是“置”而不用放? 因為,原則上它能隨時使用的。

         在身體處于“正”,平衡下開始開馬。現在,問題遂個講。

         這個開馬動作非常重要,這一開始,就關乎到日常的坐馬,走馬和轉馬及身體在搏斗時運動中的平衡。這里不注意而做錯了,日后也是徒然無功。這個開馬動作分三個階段進行而完成,它實現了坐馬方法,實現了日后轉馬方法,為日后轉馬作準備,實現了拑羊馬的標準性,最后,完成為“詠春拳小諗頭拑羊馬基礎狀態”。她不是二字拑羊馬,而正式為“拑羊馬”。這時候,我們來個測試,看看怎樣為之正确?

  1. 馬是穩而不死的,即是說,身體肌肉不是處于極度緊張狀態,特別是兩只大腿間的肌肉不能處于極度扭曲或成為僵硬。
  2. 小腦與腳跟垂直對稱,保證身體處于幾何平衡,包括左右手臂與拳頭的位置。
  3. 這時候最重要了,一般是伸出一手臂伸直,握拳,然后,找個人用手掌正面推,這時侯,不要自己騙自己,自己的馬站不站得穩,手臂能否有力頂著對面推來的力(推來不用大力) 即是說,馬是正確的話,手臂是發得出力量去頂著對方壓過來的力,而自己的馬是站著不會后跌的,我說不要自己騙自己是,不要借用身體往前頂,因為,讓對面的人突然松手而你自己身體不會前倒才是正確。

為什么這樣測試? 因為,馬穩不穩,正不正確,只有通過實踐來確定,馬是為了保證身體平衡而且發出穩定力量,如果馬站得不正,基本上是發不出力量的,而站著這個拑羊馬,手臂與拳都不能發出力量,別人一用點力,自己就站不穩,那么,怎樣去與別人搏擊,對打????

         上圖是我從大師們出版的書上找的幾張圖片,對照一下自己所站的馬。

         說句難聽的現實話,這個測試,已經足以淘汰了現時的百分之九十八的詠春拳大師。因為,基本上做不到,也不知,更不懂,而這些要求,是我教拳時對學生的基本入門要求。也是詠春拳的基本要求。

         這里我所講的測試,不存在什么不同詠春拳,這是最基本的拑羊馬,小諗頭,還未開始動作,就不存在“各施各法”。

         小諗頭開馬后(上次說的測試是用于驗證馬的“對與錯”,是“開椿手” 即天地會的驅除韃虜手勢,嶺南拳術統稱叫作“開椿手”每派都有這個動作)。小諗頭正式出手動作“打直拳”。這個拳,先講一下“握拳”,這個握拳大有學問,拳打出去是否有力,跟握拳有很大關系,我看目前人們習詠春拳握拳,基本上無一人明白,別以為我故意驚人,事實上如此,我接觸來我處學拳的學生(在別處學習過的算) 沒有一個明白怎樣握,也從來沒有想過這個問題,大部份是不知道那個拳頭打擊點是哪處。

         這個開始的直拳動作,也是普遍存在動作,只是在我眼里也是無一個能打得正確而且是詠春拳看似最簡單,而其實最難的打擊動作(有時我都覺得討厭,總是說別人不對,其實正確來說,是動作不對,我不喜歡針對人) 這個難在于能否打出力,能否明白直拳的意義和要領? 這才是重要。

         今時人們用稱作“沖拳”就已經離題萬丈。直拳就要求“直”;而“沖”,是動詞,只要快速向前就可以了,所以,才搞出些不知謂的快速沖拳這種SB行為。

         “直”,是有相對距離的。很多人都能說出詠春拳的“兩點之間,直線最短”這個要求,但,到打直拳時又忘記得一干二凈,做個試驗,你們拿把長尺,放在身前,量一量你們打的拳,有沒有實現“二點之間直線最短”的要求,老實說,沒有一個能做到,就算把手推拳出去都不能,这就成了講一套,而做另一套。這里,又淘汰了很多大師了。而且在這里,還是沒有講及力量要求,

         我教學生打直拳,多會做個測試讓學生明白何謂對,何謂錯。直拳的預備動作:即把拳放在身前準備打出,我用手按住它的前臂手腕,對的話,拳一樣輕松打出,錯的話,拳用力都打不出。為什么?

這就是直拳準備式

         詠春拳的神奇之處在于這里,在搏斗中,很多拳擊大師就死在這種詠春拳神奇中。

         不少號稱詠春拳大師,宗師出了無數的書,內容是什么? 講些無喱頭(廣東話里是句粗口,頭字后還有個字) 的又是氣,又是念,又是意甚至氣功等一些毫無關連的東西。(今天中國武術大師都這樣,如太極拳,沒有人懂講些:太極拳起勢怎樣,單鞭怎樣,挸雀尾怎樣,云手怎樣走步手如云,般攔搥打時身體怎樣隨手而前,擺蓮腿怎樣擺出威力。而是講些什么松咵什么氣,什么勁這些讓人摸不著腦的廢話來忽悠,詠春拳大師就用相同方式忽悠,其實,講一句,就是不懂技術)

         講拳術就應實實在在講述拳術里的動作心得,要點,而不是談空氣講天文。

         直拳難在于直,打得直,打得準(著力點準),打得出力量。到最后打得出威力。何謂打得出威力? 那就是有“橋力”。現時所見的詠春拳,好一點的拳頭有些力,(不論身體平衡不平衡問題,單講力量而言) 但,沒有人打得出直拳有“橋力”。而且,根本就不知何謂直拳有橋力。簡單而言。北方拳術就毫無橋力 (所以,那些吹牛什么拳打遍天下,什么勁,怎不知拳力而毫無橋力),嶺南拳術都講求橋力,無橋力不成拳,而詠春拳就以橋力驚人見稱,嶺南拳術都注重練椿手,有“生椿”與“死椿”之分。所以,詠春拳打不出橋力,就連基本都不合格。

         直拳有嚴格角度及高度要求,有攔截對手動作功能要求,有發拳軌跡準確要求。當然重要的是實現強大打擊力量的要求,做到這些,才算是合格的詠春拳直拳,全名可以稱作成,“日字型直拳”。

         小諗頭整套拳我們習慣上分為五節,為什么這樣分? 原因是她的要領内涵作定義,即她所需要的練習表達內容作為基礎性分別。

         這五節不同動作用作不同功能訓練,特別是針對潛意識功能的訓練有著重要因素。由于詠春拳的套拳結構有著不可分割的連貫性和連續性,這對于習慣傳統武術上的套拳動作的獨立針對性結構,并不是一件容易理解的事。

這個小諗頭里所包括包含的方法,動作結構,方式運行運動,各種不起眼的細節,在為日后的一切進度進階作準備,如果缺少一種,日后的運作和結構就會發生不相連的斷層斷連現象而無法繼續,這是詠春拳的獨特性。

正因為她的廣泛性對于一個新學習者來說,在過往中國文化的教育水平下,就變得有些無從說起之困難,為了讓學習者止于不停地提出問題而去專注練習,從而把這介段叫作“小諗頭”。“諗頭”廣東話發音lam。普通話shen。諗為想的意思。“小諗頭” 即為不要作過多的想問之意。為獨多練習。

但,今天隨著教育的普及和認知力增強,我們可以在教授小諗頭的時候,同時作有選擇性和可行性來解釋小諗頭的内涵結構,當然,還是有限度的解釋和說明,因為她涉及核心技術。

         我們的“小諗頭”稱作“梁壁式”或叫“起源式小諗頭”。據吾師所吩,葉問學過陳華順的技術,所以,教拳時,基本上以陳華順的技術教于于眾,这里,我稱作陳華順式小諗頭。

         今天的小諗頭人們創出過千種。我們無須要分析她,而只需要看功能就足夠了。

         小諗頭第一節為:攤手、屈手、圈手、登起手掌、護手、伏手 等六個動作為三次從復。與人們的“三伏一攤”要求斷然不同。

第一節:攤手、屈手、圈手

第一節:伏手

         上述的幾個動作,是詠春拳動作的重中之重要的動作,練不準練不好這些動作。那么。基本上不用再練習詠春拳。因為,再繼續練下去也是白忙。與詠春拳無關系了。而今天我們見到的所謂的詠春拳亂七八糟。正是完全看不到上述動作的表現與運用。嚴格和認真地說一句。這些動作對于所有練習詠春拳的人來說,基本不知道用途和功能及練習意義,我接觸過來學拳的有多年學習過詠春拳的學生。無一能明白那怕是一點點。

         試想一下,一套套路拳術,雙腳站著近半小時,(小諗頭打完一套動作,原本是要求近三十分鐘為標準) 完整不移動,而雙手各種動作,看似打擊而又不大似打擊,動作密而幅度變化大,看似不用力,而且又好象用不上力,單單就上述所言,諸君不覺奇怪? 所以,一個正常喜歡武術而準備學習詠春拳的人,如果一開始就沒有-大堆疑問,這絕不正常。

         小諗頭這套拳里,動作那么少,又那么不起眼,大家學習時,如果還不明白,不認真了解動作的意義,那就什么都學不到,學不成。

         而傳統習慣上,我們練習這套小諗頭的第一節動作里,都要非常認真,而且更要遂一強化訓練。

         詠春拳的始創人智慧使后人在學習她的技術的時侯,無人不震驚于她的精密結构和科學性。小諗頭的一個正面直拳打出,讓人馬上強烈感受到身體結構上的“正”與“直”,到展開“詠春拳收拳”式結構,已經完美地展示出詠春拳的獨特性。

         第一節馬上展開的攤手,曲手,圈手,伏起的手,護手,收睜,伏手(按次序排列) 的緩慢動作(毎只手三次來去十分鐘) 其精密性和重要性在漫長的詠春拳學習日子里,起著決定性的作用。

         “攤手”。這個很普通的名詞,在詠春拳里,如果要詳細講述她的用途和功能,就足夠寫上一本厚厚的書,不下于“一千零一夜”般的神奇。很多大師們說她與什么“攤手五”有關,又出了更變態的什么“歸中”等故事。“攤手”一詞在詠春拳里是一個“形象借用名詞”同時又是一個“動詞”一種行動動作行為。“攤手”一名字叫法,并不是詠春拳獨有,最少洪拳就有“攤手”動作,也叫“美人照鏡”,用于,“挑擋”較為簡單明確。詠春拳的“攤手”首先在結構上就要有二個45度角支撐為基礎,沒有這兩個45度角結構組成,決不能成為“詠春拳攤手”。這是原因于人類的生理結構肌肉組成和骨絡分佈所決定。并不以人的意志所改變。這是檢查對與錯的唯一標準。

攤手示圖

         “詠春拳攤手”的構成包括:運行軌跡、力量分怖、角度、肌肉方向等多種因素而成。这就是她看似簡單其實非常復雜的原因之一。在教拳的時候,必須要“口授身傳”。對于教授詠春拳除此外,別無它法。為師者不去作“未來結果展示預演(功能展示)”學員是無法學習和掌握的;人們所說的讓學生去慢慢領悟,是一種非常不負責任的行為。因為,大師們口中的“巨大威力”往往只存在幻想中,永不能實現,而真正的詠春拳則每時每刻都可以向學員“預演未來結果”即用該動作打出威力讓學員有著實際性的感受從而明確追求實現的目標,而不是領悟幻想。

         “攤手”從腋下沿著身體傍致乳下(女性乳房下) 手指到身體中間后繼而向身體前面伸出緩慢地到達指定位置,這時候“攤手”的狀態是手指尖與肩成水平線與曲狀的前后臂剛好構成一個45度角,而后臂與肩及腋下也構成另一個45度角。整個身體的上半身的左右各一半與手臂剛好構成大小垂直及橫向各一的兩個45度結構從而產生一個穩固有力量的詠春拳“攤手”。她從阻攔角度上,與一個正面站立的人相同方向伸出來的手,無論如何,都不能到達我們身體的上半身。如果能觸及,那就是錯,否則,是正確的,我們就是這樣去讓學生檢查對錯。

         這里我們講及,解說了“攤手”在“小諗頭”里的運動方向和簡單的幾何結構和基本對錯分別。但是這不是“攤手”的全部,因為,我們保留了核心部份——就是“力”的結構和分布,這是拳術的靈魂。

今天常聽到大師們說,詠春拳不須用力,以柔制剛。這其實是百分百廢話連篇。拳術的重心是力量,是把巨大的力量快速地投放到對方身體上。這是目的,動作,步法等是手段。不須用力的不能稱作拳術,只能叫作體操。這些不須用力的口號來自那些“口水”大師身上。因為這是能正好遮擋著他們“無能無技術”的偽裝,否則,以他們普遍不強壯的體格,遇上個健壯學生的對練猛攻,可以肯定,大師們絕對“冇運行”(即毫無勝算) 所以,叫學生不須用力,他們就可以用“純熟的手指”摸學生,美名叫作“留手留力”了。學生絕對相信,師父是有料的,技術高深莫測,深藏不露,這種手法萬應萬靈,一生安心當大師。

詠春拳的“攤手”要求非常有力量,基本上必須經過力量專門強化才可實現,而這種力量并且與攤手的巧妙角度結合才能實現。在日后搏擊應用上,經常使用在封殺對手,攔壓對手手橋,直接打擊對手,攤手的打擊力量絕對比拳頭打擊力更大。而我教學生必定示范這種“未來實現功能”打打學生橋手,讓他們親身體驗,以作前進目標。

在“攤手”定位后,跟著而進行的動作,把手掌后曲,之后圈手。這些動作,我絕對不充許馬虎而為,原因我都會警告學生為什么重要,特別是圈手,在搏擊中,經常使用,效果巨大。圈手并不是詠春拳獨有,嶺南拳術多派里都有,区別在于他們沒有詠春拳緊密和同時具有巨大的圈手打擊力量。“圈手”要練成有巨大打擊力量。

         從圈手過度到“護手”這中間的手掌變化有要求(我們不作“魚尾般”的手掌左右擺功,陳華順式的小諗頭“左右擺動的魚尾手”把詠春拳動作變成了表面招式,已經有違詠春拳法度) 我們稱作為“伏起的手”有嚴格要求運動有轉移角度上就位于“護手”。

上兩圖是“護手”

         詠春拳的“護手”,是非常非常重要的一個動作和手法,整個摶擊不能少。

         “護手”在搏擊中使用,也不只是詠春拳,嶺南各派拳術大多數也有,一手攻擊對手,一手護自已身體,蔡李佛拳的護手也較為突出,特別是使用“插搥”時侯,護手都緊緊跟隨。詠春拳護手要求嚴格,她有結構上的幾何要求,手掌與前臂,后臂等關系密切配合,離身體的遠近矩離不同有不同的力量使用和功能職能的完全不同。

護手正面

         她要保護喉頸部位,又要同時保護著肋部,同時又有如“阻擊手”隨時打擊敵人,攔截來手。我經常提醒學生:詠春拳的動作結構,少于一公分的差距,功能就天與地的巨差,完全不是那么一回事。反觀目前全世界的所謂練習詠春拳者,基本上無一人注意護手和正確練習護手,嚴格上講,就是從來都沒有人去觧釋護手的功能和位置,運行軌道,而致于護手的力量,更是一片空白。在練習時都是隨便一過而過。

         “護手”做不好,就不懂也不能使用詠春拳動作和技術去與人搏斗,造成身體在搏斗時不能平衡站穩,雙手間反正自困自縛(我們稱為“交叉手”) 更不能在受到對手攻擊時有效地保護自己身體要害部位。

         從“護手”轉到“伏手”。

         “伏手”是詠春拳獨有結構。這動作就目前有些大師搞個什么“蘭花手”狀。真的不知謂,狗屁不通,我為什么這樣憤怒? 因為,作為教拳師傅,這個“伏手”最基本最基本的功能都不知。詠春拳有云,“伏手窒手不可離”,“伏”是伏擊對手之橋,力大反抗就“窒”一窒手就隨即打對手身體,而那個“蘭花手”怎能伏對手們的橋手? 害人不淺。更可況這個伏手結構日后用來打對手的“下巴”,跪睜(肘) 時也要用著她。

伏手的兩個角度

        小諗頭里的動作,每個練習時都絕對不可馬虎了事,特別是各動作使用的力量,更加是詠春拳的核心之一。我們從來不講什么“丹田氣”,什么“氣功”之類的不合乎人體生理結構的行為,更加不會存在什么“含胸凸背”的扭曲人體生理的自殘行為,相反,我們主張胸肩擴展,加大肺部功能呼吸自如自然,平衡的身體,肌肉的大幅度順向發展,產生強大力量,在搏斗中,動作緊密幅度量細小,保證大腦氧份充足,這才是正確和合乎人體生理自然之道。

         小諗頭的動作練習里重復最多的是:攤手,屈手,圈手,握拳,這些看似簡單雙不斷從復做的動作,往往被練習的人忽略,不被重視,而練習的人也變得不認真。成日后一大遺憾。這里再重愎一次,小諗頭的動作沒有一個是裝飾和不被使用或作什么禮儀的用途,每個動作都要認真練習并且實現她的準確要求。

         第一節在護手后到向身傍“拍手”再回到身前中間,打出“正掌”后進行“收拳式”的攤手,屈曲手掌,圈手,握拳。

收拳式

         “拍手”。廣東話這“拍”字,具有快速而強勁打擊的意思,所以,我們使用這個名字,并不是偶然的,而小諗頭里這個貼著身體進行的“拍手”其力量是非常特殊的,她有“拍”的力量,并且有準確角度,再加上“拍中后”有“來留去送”中的“留”的作用實現,即能“黐手”中“黐著對手橋”。在練習里,有清楚的條件作用要求,再加上眼睛視覺要求才能做到小諗頭動作里“拍手”作用。

拍手

         拍出手后回到胸前中間,手處在掌的狀態下,得檢查好“回到原位”的準確性,整個手臂的幾何結構是否合符要求,有否完整地保護到自己身體等,這個過程是很重要的一個環節。

在護手狀態回復后,打出“正掌”。

正掌

         這個“正掌”:詠春獨特殺手之一種,功能巨大,用途多而復雜,打擊效果驚人,但,就因為這個“正”字,成為了在學習特別是練習時,最難掌握的其中一個動作。打得“正”而又要有力量,身體不能擺動等要求,成為詠春拳練習者一大難題,反觀現時,我從未見過有人使用出“正掌”其原因,是打不出力,也不知道使用那個打擊點,手掌的結構錯誤和缺乏,“正掌”只成了表演中的玩意。

         這樣,在每個動作準確認真下,緩慢而集中精神,用十分鐘時間來練習一只手臂手掌間的“攤手”“屈曲手掌”“圈手”“挑起手掌”“護手”“護手運行”“伏手”“伏手運行”的三次從復,這些詠春拳中觸特而決定性的動作,才算完成小諗頭的第一節。

0

About the Author:

  Related Posts
  • No related posts found.

Add a Comment